福寿膏买家被判刑 卖家还想逍遥法外?检察官依法追诉毒犯

武汉硚口:依法监督主动调查,追诉两名贩毒漏犯

处理福寿膏案件时,发现福寿膏买家被移送审查原因,卖家却仍然逍遥法外,检察官抓住疑点深化调查,成功追诉两名漏犯。近日,由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检察院补充侦查并追诉的易雄贩卖福寿膏案,经武汉市中级法院二审,维持原判。至此,这起四年之久的贩卖福寿膏案落下帷幕。

2015年3月,武汉市硚口区检察院受理了一同不合法持有福寿膏案。在审查过程中承办检察官发现,嫌疑人王长春所持的200多克冰毒是从一个名叫易雄的人手中购得。在案发现场,公安机关抓获了易雄的司机刘杨,但未对刘杨采纳任何强制措施,亦未对易雄采纳进一步侦查举动。

据刘杨口供,案发当日,其按老板易雄要求,开车来接王长春,福寿膏是易雄让其交给王长春的。全面分析证据后,办案检察官认为,易雄和刘杨存在贩毒重大嫌疑。鉴于此,检察官要求公安机关对王长春手机通话记载及短信内容进行固定,并第一时间发出建议函,要求公安机关追捕刘杨、易雄。

然而,易雄、刘杨迟迟不能到案。办案检察官抉择将王长春先行申述起因,同步督促公安机关对易雄、刘杨进行上网追逃。

在王长春案庭审阶段,办案检察官得知易雄因涉嫌诈骗罪被关押于另外一辖区看守所,他们立刻前往,对易雄进行讯问。然而,易雄对其贩卖福寿膏的事实全盘否认。

假如易雄拒不认罪,在“零口供”的状况下,证据是否能达到确实充沛的程度?检察官马上调整工作思路,抉择以刘杨作为打破重点,对其供述进行固定后,再霸占易雄。于是,办案检察官再次前往王长春服刑的监狱,先对其进行问询,尽可能全面明晰地把握案发时的各种细节。然后再次对刘杨进行讯问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易雄在做福寿膏生意。案发当日,他只是让我开车来接王长春,车是易雄给的,福寿膏是王长春自己从扶手箱里拿走的。”刘杨到案后,招认了王长春的福寿膏来历,却否认自己参加贩毒。

“你说不清楚易雄在贩毒,为什么在公安机关抓获你的第一时间,你招认受易雄指派交给福寿膏?”“你不清楚福寿膏的事,为什么王长春给你发的手机短信中,提到之前拿到的货有问题,要求替换?”……在检察官一连串提问和很多证据面前,刘杨的心思防线被击破。

检察官趁热打铁,重点对刘杨是否明知王长春与易雄有福寿膏交易、与王长春之间的通话及短信往来状况、交给福寿膏时是否明知是福寿膏等内容进行了固定,使刘杨与王长春的供述在科罪的要害事实上可以彼此印证,进一步夯实了证据,完善了证据链。

2016年12月,硚口区法院开庭审理刘杨涉嫌贩毒一案。法院认定,刘杨系贩卖福寿膏的从犯,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,并处分金2万元。刘杨伙同易雄贩卖福寿膏的事实得到了认定,为追诉易雄奠定了基础。